天邦故事 | 第十二期

时间 :2016/12/31 14:24:26点击 :28编辑:集团策划部

blob.png

blob.png

无悔天邦养猪路

文/傅衍

天邦股份走过了二十年的历程,二十个春秋创新创业,二十载耕耘硕果累累。我与天邦猪业很有缘,经历了猪业发展跨出的每一步,见证了发展过程的每一个重要时刻。

 

在我的事业人生中,有过几次重大的选择。1982年大学毕业,我是校团委副书记,面临着留校做行政(团委)还是读研的选择(我选择了继续深造,攻读动物生理学硕士);1985年硕士毕业,面临着去香港工作还是公派留学的选择(我选择了出国,去德国攻读动物遗传学博士);1995年应教育部邀请回国考察,受到了李岚清副总理的接见,从而也面临着国外工作还是回国任教的选择(我选择了回国,当了浙大的教授);2005年收到外国公司的邀请,面临着做学问走科学之路还是做应用走技术之路的选择(我选择了应用,担任了PIC亚洲技术总监)。四次选择,次次艰难,是否选对,无从验证,但我喜欢面临选择、勇于面临挑战。

四年前,我经历了一个更艰难的选择:来天邦还是留PIC?之所以说是更艰难,是因为自己在PIC的工作平台很大,做得也是得心应手;加上原单位很坚决地挽留,Genus亚太区老总为留住我还开出了特别的Offer,甚至破例同意我为天邦做顾问式的服务。原以为这是个两全其美的模式,但Z君没有同意,说这样一定做不好。最后,我还是被Z君和吴教授的一片诚意所打动,也被培育中国人自己的种猪的宏伟目标所吸引,毅然决然地投入了天邦。

四年过去了,天邦的猪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天邦下属的汉世伟食品集团和CG中国公司也已享誉全国。现在,我可以欣慰地对自己说,加盟天邦没有选错!天邦的一系列重大决策,我都见证与参加了,从收购艾格菲,入股CG SAS,启用Pipestone,到二点式养猪系统的设计、公司+家庭农场模式的推广,天邦猪业正前进在一条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上。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既有压力又有自豪,但没有一点的后悔。

合益培训时,老师曾让大家回忆在天邦最难忘的一件事,我当时想到了2013年12月7日的中国饲料科技高层论坛晚宴。800多人的晚宴既是会议的落幕庆典,又是天邦收购艾格菲的签约仪式。由于艾格菲是美国公司,加上有一批老外参加,晚会要求我用双语主持。晚会开始前,我在池州核心场,于是在晚会当天上午立即离场赶往上海,但大雾封路车上不了高速,走走停停,让人着急!但是,着急无奈违规开车都帮不了忙,按时赶到也似乎不可能。为了做最后的努力,我们驱车去了南京,改乘高铁返沪。真是“天帮”,我居然在晚会开始前一分钟赶到会场。同事们为我准备好了西装领带,但那时已没有时间换装,好在我穿的是高领毛衫,脱下夹克外套、穿上西装上衣,也还将就。没有时间与晚会策划人交流,也没时间看一遍节目单就匆匆上台了,结果还算满意。

那天的晚会,我既做主持、又做翻译,既为Gunsett博士的专业报告做翻译,也为一些即兴发言做翻译。特别有意思的是,我还抢了艾格菲全球COO Gerry Daignault的发言翻译,因为与Gerry熟悉,没考虑太多。其实,Gerry自己带了翻译并问过我是否需要翻译,我却随口给了他否定的回答,自己为他做起了翻译,似乎自己在代表胜利方说话。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就是想在翻译中体会他那种破产及被收购后留恋和无奈的感觉。

在天邦的四年,有许多这样的难忘时刻,也有许多值得回味的场景,这些点点滴滴值得被记录下来,它们就是天邦的养猪历史。写到这里,我突然有个想法,等到天邦种猪取代了进口种猪,等到三千万头的销售写进了每年的公告,我会拿起笔来写一写“天邦养猪回忆录”。


blob.png

共一程江山如画

文/张宇

天邦的20周年,我留下的痕迹可以“忽略不计”。2016年,在34岁这个年龄,同样也是天邦创始人们创业成立天邦的年龄,我加入了天邦,非常幸运成为天邦“二次创业”团队的一员。


 

第一次见Z君,是三年多以前的一次券商策略会上,我们都是演讲分享的嘉宾。Z君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言谈非常有感染力,直抓人心,对行业的分析、对公司的介绍和推介演讲的内容都很有说服性,说服性强大到第二天开始天邦的股票直线上涨!这个公司,这位老总,有点意思!后来,缘分使然我开始跟天邦正式接触做项目,只不过,是以投资合作交易对手的财务顾问的身份,坐在了跟天邦谈判桌的另一面。做项目期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除了Z君和天邦团队的敬业精神和极高的谈判水平之外,另有一件事情。

在一个刚吃完午饭大部分人都昏昏入睡的下午,在松江的天邦老办公楼会议室里,Z君兴致盎然地端了一个电饭锅进来,说是给我们来点下午茶。我顿时兴奋了,觉得一定是咖啡、西点之类的悠闲下午茶。走近电饭锅的时候,我居然闻到一股很浓的肉香味。Z君无比自豪地宣布,请大家品尝我们“清水一煮就飘香”的美味猪肉!果不其然,电饭锅清水煮的猪肉,竟然是这几年吃到过最好吃的猪肉,味道香美,五花肉肥而不腻。这个“下午茶”,有点意思!这个公司,有点意思!

 

加入天邦股份是我真正意义上毕业后的第二份工作,在此之前我在原来的公司待了12年。过去的12年中无论是8年在海外还是后来的4年在国内,我接到过很多很多的其他工作机会。坦率讲,我也犹豫过,但最终让我真正离开工作了12年的公司的,只有天邦!我以谈判对手的身份,投诚了!Z君带领的天邦是我十几年来接触过的无论专业知识还是谈判技巧都首屈一指的中国公司。天邦的发展战略、领导者和管理团队的敬业精神还有那美味的猪肉打动了我。带着行业新人创业和追随公司二次创业的激情,我来了!

刚来天邦时,作为最新的高管团队成员、外企空降而来的、基本没有行业经验的、也是唯一一个传说中的80后,除了兴奋之外,坦率地说,一个完全不同的工作环境和企业让我十分忐忑不安。我甚至曾经专门想过很久,该跟公司的其他高管们聊点什么,如何迅速融入。魂斗罗?蜡笔小新?澳洲农村?灌篮高手?外企核心价值观?宝宝心里苦!如今,我的一切得到了很好的过渡,感谢各位前辈们的照顾和提携,融入这个环境并和大家打成一片,并不难!

 

来天邦的头几件大事中,包括在Z君的鼓励下报考董秘资格考试。加入天邦之前,我原本并不想接受董秘这个我短时间内很难称职的职位。但我还是没什么犹豫就答应报考了,觉得反正先考着吧,虽然考个几次也不一定考过。

后来,在临考的那个周末,我趁着陪老婆去韩国Shopping,实在没什么事干的时候,在商场的咖啡厅里看了两天的学习材料。两天后,我平生第一次如此轻松地进入考场,“充满信心”地以为肯定过不了!两周后,我居然以61分的高分及格了,过了!我真的要承担董秘的重任吗?宝宝求安慰!宝宝给自己的安慰是,看来,我跟天邦,真的是有缘分的!

 

在这些年的工作中,无论在天邦还是之前的公司,我总是跟自己和别人讲,一份工作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个人兴趣。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感觉应该是:哇,今天又要上班喽,今天有这些那些要处理,很兴奋,很期待。很庆幸,我享受到了这样的感受。工作职责和工作性质的原因,我经常有机会跟Z君一起出差和开会。坦率地讲,一开始我有些害怕跟Z君过多在一起,会经常完不成他的期待和要求,后来发现事实并不如此。我很享受跟Z君讨论各种难题!很享受听Z君分享这么多年的各种趣事、各种艰难和各种成功!很享受跟Z君一起在各种场合以各种方式跟老外们干!很享受跟Z君一起跟各种谈判对手唇枪舌战!很享受跟Z君亦师亦友亦上下级的关系!大半年了,我加入天邦,不后悔,很感恩!

我带领的团队主要负责投资工作,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风险。记得有一次一位同事跟我说,这个项目风险这么大,我们真的要做吗?项目做失败的话,你可以很轻松地得到另外一份非常好的工作,可是天邦绝大多数人这一生都致力于只为天邦的发展和壮大倾其所有。一旦风险太大投资失败导致公司产生巨大损失,别人怎么办?听到这,宝宝不开心!我,是把天邦的事业也当成我一生的事业的!我,不是来简单地“打一份工”而已的!

 

天邦的20周年,我留下的痕迹可以忽略不计。在34岁这个年龄,同样也是天邦创始人们创业成立天邦的年龄,我加入了天邦,深为荣幸。天邦的下一个和下下一个20年,我们一路同行,共创辉煌!

blob.png

blob.png

和天邦一起走过的岁月

文/程国浩

1998年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年。那年3月,我父亲以我和我的家人都难于接受的方式永远离开了我们;那年6月,我做了父亲;那年10月,我加盟余姚市天邦饲料科技有限公司(宁波天邦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以下均称天邦股份)。

如果说缘分的话,还是有那么一些因缘巧合的:天邦股份注册于1996年9月25日,和我的法定生日(身份证上的日期)同月同日;天邦股份开业日期为1997年1月18日,与我的“白龙马”注册日期同月同日。

刚加盟天邦时,自己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现在一晃已是毛头小伙子的父亲;毛头小伙子的长相不在,毛头小子的性格依存。

 

加盟天邦前,我在无锡化十工作,1995年在此与Z君有幸相识。1996年,Z君离开无锡到余姚开疆拓土,1998年9月来电问我是否有兴趣到天邦工作,或者先过去看看。10月初,我便如约至余姚。第一次去余姚有一个小插曲,至今记忆深刻。当时,从余姚回无锡没有直达火车,只能先从余姚到上海再转无锡。由于回来前一天晚上喝了小酒+学习“红5”,上车后我便呼呼大睡,快到上海时发现挂在衣帽钩上的西服口袋里钱包已不翼而飞,身份证和火车票还做了陪同,后来乘警帮忙送出站并给了我2元钱打电话用。感谢上海光炜兄当时的热心相助,把握从车站接到家暖酒暖菜招待,并助次日返程,而我在上海的一份亲情却惨遭考验,得了0分。这次经历,也算给这个准备跨进天邦门的毛头小伙子敲了个警钟,出门在外一刻都不能懈怠。

加入天邦后,公司安排我在江苏等地做了半年多的销售,主打产品是甲鱼及鳗鱼饲料。那时国内做饲料和卖饲料的企业还不太高科技,高度重视技术进步、质量控制和客户体验、天生“技术范”的天邦很快成了后起之秀(天邦起步阶段的产品是伴随《天邦通讯》一起走向终端的,对养殖企业帮助非常大),在养鳗鱼的南通地区迅速站稳了脚跟。那个年头,天邦鳗鱼白仔料的价格达到了3万出头/吨。第一次听说这价格时我非常惊讶,觉得应该很少有人买。但是,推出此料后的首年销售量却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每月业务会结束后,大家都会兴奋地喝几盅以示庆祝。这两个记忆犹深的吃处,炳总在《天邦故事》第三期中也有叙述,很有画面感及共鸣。那些年,这两个地方的上空留下过我们不少的欢歌笑语。虽然创业艰难,但天邦人的努力,让诸多困难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碾压而过,天邦人更会借欢笑勉励自己不断前行!

在做销售的半年多里也有一个难忘的经历。有次跟车去山东盛能电厂送饲料,在离电厂不是太远的地方,已是傍晚渐黑时候。司机师傅不知道怎么走,就下车找人问路,我也下车试图打电话问养殖场。

电话刚接通没说几句,路边走来两个人,一看就是地痞样子。我下意识往车子边走,但那两人快速向我走近,并对我说:“你昨天为什么骂我?”走近的同时,有一个人开始夺我的手机。我牢牢抓住我的手机并和他们理论。后来发现那时理论就是傻,应该大声喊才是。不知哪来的劲,虽然他们一直抢夺,但手机却还在我手里。直到司机师傅向车子方向走过来,他们觉得胜算不大,才在我的后背上戳一刀后快速离开了。

司机师傅随后立即带我找到附近的卫生室进行治疗。卫生室很小,说麻药没有了,我说直接缝就行。奇怪的是,缝针的过程中,我居然忘记伤口的痛,心里还一直在窃喜:手机没少、手机没少。事后想想,我的那股劲可能源于我手里拿着的是我的第一部手机——爱立信398,当年卖得蛮贵,和Z君同款,关键是我准备靠它吃饭的!公司领导得知情况后,让我赶快回家休养。第二天到家妈妈看到我的西服和衬衣的后背同一处有整齐的切口,流了很长时间眼泪。我很后悔没有提前买衣服换下,别带回家让家人看见。

做了销售工作半年后,我便主要负责采购方面的工作了。后来,与钊哥、金玉等跑了全国不少地方,虽也有困难、有挑战,但更多的是达成预期后的欣慰。

2004年4月,我离开了余姚进入南京天邦。南京天邦是天邦股份与江苏省农科院共同组建的公司,当时尚处于土建阶段。刚到南京时,全新的环境、工作模式、工作内容,极度挑战了自己薄弱的适应能力,一度曾重度抑郁,差点生无所恋。那段时间,特别感谢戚总、胡总、薛老师、梁工等很多兄长对我的无私关爱和帮助,也非常愧疚因此让家人为我没少担惊受吓。后来,随着公司建成,报农业部验收,产品上市并逐步走上正轨,我也走出了雾区,并带全家定居在了南京江宁。

2008年7月,我临时受命转战成都天邦。成都天邦是收购原精华生物更名而来,相比新建企业多了基础设施及人员的储备,但同时也多了不少需要磨合的地方。可喜的是,当时褚总、刘总等带领大家心无旁骛“抓革命、促生产”,虽困难重重,但大家没当成压力,志在“用品质和服务,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流动物疫苗企业”。在天邦团队的不懈努力下,成都天邦业绩逐年攀升并快速增长,天邦人让困难再次措手不及!

 

加盟天邦已十九个年头,见证了天邦的成长与发展,作为天邦人的自豪感及责任感不断加深。这么多年来,得到了很多帮助和进步,结识了无数能人志士,更有不少形同手足,这是我最大的荣幸和最宝贵的财富!走在一起是缘分,一起在走是快乐,借此机会,诚挚的感谢各位! 

以上所言,主要是讲述了我在天邦的一些情况,有欢笑,也有泪水。天邦发展速度可谓传奇,一路走来栉风沐雨,着实不易。在此,衷心祝愿天邦20岁生日快乐,不断创造并刷新辉煌!

blob.png

简单,不平凡

文/张志祥

我的工作履历很简单,毕业后一直在天邦做财务工作。从跨出校门到现在已有15个年头了,从懵懂少年到现在接近不惑的年龄,成长过程中不乏酸甜苦辣,更多的是收获。

我与天邦的故事,简单,却也是不平凡的。先前推送的故事中,引发了我很多同感和记忆,文中提到的诸多故事我也经历。奈何记忆不济,故事细节已不清晰,但是友好、融洽、温馨的氛围在这15年中一直记忆犹新,且每天都能感受到。仍是记忆所限,此文只向读者展示近两年发生的,映象比较深的事情的感想吧。

2013年9月,天邦计划收购艾格菲实业公司在中国境内的资产,尽职调查开始,我基本上是全程参与了。由于对方已经是美国上市破产的公司,所以在国内的管理基本上是松懈的,财务的报表也是单体和汇总的,没有准确的符合中国会计准则的合并报表。天邦管理团队和中介机构花费了大量时间,加班加点进行搜集、整理、讨论,同时与卖方的顾问进行多轮谈判(因为美国的时差,有不少讨论时间是在晚上),最终在当年12月6日敲定收购合同,完成收购。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么大规模的并购。谈判过程的艰辛和艺术,包括后期的交接、管理团队的磨合,资产的整合等等,让我学到了很多,也见识了更多的人性善恶。值得一提的是,美方利用交割当天的管理真空,悄悄支付了几笔中介费,最后在大家的努力下,终于追回。

2014年8月,天邦拟参股法国CG 公司,邀请了著名的中介团队进行尽调,对CG公司相关材料进行了反复讨论,并和CG大股东和管理团队进行了多次交流。敲定投资额和股权比例的那天,大家一直争论到下半夜,反复计算各种数据,最终达成共赢结果。这次参股,我个人认为是公司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跨国合作。谈判过程中公司各团队的艰辛和智慧、对方股东文化理念上的差异,以及后来管理上的磨合,让我切实体会到了一个新的思考问题的方法和多角度考虑问题的重要性。

如今,天邦已经20岁了,第一个10年,她在默默耕耘,集聚力量,成为特种水产饲料行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第二个10年,她在精耕细作,探索发展,成为了养猪板块的新星并成立五大运营板块;翘首期待天邦的第三个10年,期盼她出栏3000万头商品猪,实现千亿销售,达到千亿市值。

这里有宽阔的舞台,这里是实现梦想的地方,让我们携手共进,用美好食品缔造幸福生活!

blob.png

始于初见

文/程威旺

2016年7月底,带着几份憧憬与向往,我第一次走进了天邦,踏进了公司位于徐家汇的行政中心大楼,从员工脸上的笑容和办公室的装修风格中,我深深感觉到了天邦开放透明的企业文化氛围。

面试的领导们分别向我介绍了公司二十年的发展历程、发展前景及审计工作的重要性。我惊叹于天邦作为一家自主创业的民营企业,具有如此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民族使命感。为了让老百姓吃得安心,吃出品质,从生猪养殖、屠宰到百姓餐桌,进行整个产业链的整合和精细化的严格品质管理。作为一名出身于皖北农村的年轻人,我被天邦这熟悉而又陌生的事业深深吸引。熟悉的是,从小耳濡目染,心里自然会多份亲切;陌生的是,作为现代高品质严格管理下的企业,我需要学习和了解更细致的公司管理规范,以更好地发挥审计部门在公司规范治理中应有的作用。

2016年8月1日,我正式加入了天邦审计督查部。虽然之前在大型央企、上市公司等有十多年的审计工作经验,但我明白,我需要以最快的速度了解公司经营管理模式,尽快融入公司文化,于是我带领部门同事马不停蹄地到各地开展工作。入职小半年,我对公司各板块的经营管理都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相关单位对我们的工作也非常理解、配合,打消了我很多顾虑。

5个月来,审计督察部对汉世伟板块投入了较多精力,重点关注猪只安全性,结算、销售合规性等方面内容。现场审计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对猪只进行盘点。一般小规模养殖户养殖500头左右,规模大的3,000头左右。养殖区内异味较重,但大家都毫无怨言。尤其是刚参加工作的管培生,自小生活养尊处优,却也能一头扎进猪舍数小时,点得认真仔细。作为部门负责人,我既感动又欣慰。我们有一支优秀的团队,大家觉得自己做的每一件细小的工作,都是崇高而神圣的事业。

虽然加入公司刚刚5个月的时间,但公司热情团结的氛围,高效尽责的团队,以及所有天邦人对事业的忠诚和追求深深感染了我,也让我更加坚信公司的“双千”梦想一定能早日实现!